时间: 2006-02-25  李进     25

改革是贵州发展的最大生产力

李从国,穿青人,1959年12月出生于贵州省纳雍县,经济学家。曾在国家经贸委、国务院等国家部委任职,现任北京中博联创经济策划中心总裁,《贵州博士网》主管。兼:对外经济贸易大学(WTO研究院)教授,中国国际跨国公司研究会秘书长及特聘经济学家,《瞭望》周刊等数家国家一级杂志特约专家及撰稿人。

共和国“抓大放小”国企改革基本方针理论首倡者;全球第一个经济发展宣言-《世界经济发展宣言》执笔起草人,该宣言由李博士与5个世界级经济学大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莱恩、赛尔腾、赫克曼、亚克洛夫、麦克法登)、5个国内著名经济学家(王 珏、厉以宁、董辅仁、林毅夫、肖 炼)起草; 2005年牵头承担了国家财政部重要课题(《中国农村税费改革与农村行政管理体制建设研究》)、以及有关部委(《中国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研究》)等国家级重大政策课题的研究工作;在《人民日报》、《瞭望》、《经济日报》、《中国财富》等刊物发表论文及经济文章百余篇。写作或参与写作专著20部。


改革是贵州发展的最大生产力
      ----黔籍在京博士李从国访谈

                    李厚安


记:李博士,您好。应贵州省委、省政府之邀,前次黔籍在京博士“回家”,您说了句经典的话:“博士们领的是感情工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请问“感情工资”指的是什么?

李:贵州在京博士联系点成立,是省委省政府实施人才强省战略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贵州籍在京博士进而所有贵州籍博士报效家乡,为家乡建设作贡献的重要通道。目前联系点已经联系到国内外近300名贵州籍博士,他们是贵州的宝贵财富。贵州人穷,但最讲感情,贵州籍博士们最关心家乡建设。但这些博士们工作都特别忙。10月23日我们组织10人博士团回家乡考察学习,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联系点召集人张汉林博士,由于是著名学者和WTO谈判首席专家,教学、新闻以及政府方面的业务极为繁忙,能抽4天时间回贵州,是前后几个月的日程安排翻来覆去地拼组挤出来的。如团中央的汤本渊司长,25日要带团出国,只能是23日到贵阳,24日必须回北京。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余明勤副司长,手上有特急的工作,也拼命挤时间。黄永辉博士则是23号刚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先去医院给病人动手术。人民大学的唐忠博士,则是从香港飞过来的。北大的孟杰和清华的金峰两位年青的博士科学家,则是百忙中抽闲挤时间参与。而我的时间,则是不折不扣的个人利益,一天怎么算也值个千儿八百。是什么力量使这些身负重任的博士们不惜花数天的时间做本职工作以外的事情呢?是对贵州的情,是对家乡的爱。作为博士团的具体组织者,我不止一次地为我们贵州博士兄弟们对家乡的深情所感动。每想起大家这份情愫,不由眼睛发热。贵州博士们对家乡的爱,超越了个人的利益得失。这就是“感情工资”的蕴意。


记:您经常提到----贵州的贫穷是“富有中的贫困”,其中道理是什么?

李:贵州的贫困,是历史性的贫困,而非自然性的贫困;是人造的贫困,而非天造的贫困;是暂时的贫困,而非永远的贫困。对贵州贫困的认识,要一分为二。一方面,贵州的确穷。 作为土生土长的贵州穿青人,对家乡的穷我有刻骨铭心的认识。历史上,贵州就穷。贵州立省于明朝永乐11年,当时就是13个行省中最穷的一个。到了清朝,贵州又是18个省中最穷者之一。从建省到清王朝灭亡的500多年间,贵州财政从未能够自给自足过。新中国建立直至今天,贵州仍然是最穷的省份。但在贵州贫困的反面,却是极端的富有。自然资源富集,能源、矿产、生物、旅游资源优势明显。能源资源储量大,水煤互济,组合良好。水电资源经济开发量为6020MW,已开、正开发量为1107MW,仅占18.4%,开发潜力较大。煤炭保有储量523亿吨,居全国第五。矿产资源量大质优,分布集中。生物资源种类繁多,富有特色。旅游资源品位高,开发潜力巨大。而更重要的,是贵州人聪明、勤劳、善良、诚实、仗义、进取、意志、忍耐的天然禀赋。历史上这些比金子还贵的禀赋,被一个“穷”字窒息了。贵州人一旦从贫穷中解放出来,就会昂首屹立。从贵州人在珠江三角州令人刮目相看的业绩,可以看到贵州人力量的底气;从中国最大的民营通讯科技企业华为集团董事长任正非的身上,可以看到贵州人挑战事业的锐利锋芒。


记:您在有关场合说贵州面临千载难逢的黄金发展机遇,这个“机遇”怎么理解?

李:以***总书记去年春节视察贵州重要讲话为标志,贵州面临千载难逢的黄金发展机遇,能否抓住机遇,加速发展,对贵州的前途影响极为重大。为什么这样说呢?

一是资源带来的机遇。丰富的资源使贵州在全国的经济地位空前加强,使贵州腾飞成为极大可能。

二是历史带来的机遇。贵州有史以来以穷著称,历代政府对贵州的战略态度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贵州立省的第一个目的,是军事,不是经济,更不是政治。历史上,朝廷对贵州的态度大都是“不乱就行”,没有把贵州的经济发展放到战略高度来考虑。新中国建立后,贵州是“三线”大后方,是战略物资生产基地。贵州的生产总体上是为大局而安排的。贵州今天的落后,与历史上“不乱就行”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总书记今年春节贵州之行的重要讲话,要求贵州实现跨越式发展。这意味着“不乱就行”的历史结束了。今后的贵州,应该迎来一个“不发不行、不快不行、快不够也不行”的新时代。

三是贵州本身的发展带来的机遇。改革开放以来,在省委省政府领导下,经过一代一代贵州人的努力,贵州经济社会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发展。今天四、五十岁的贵州人为什么对穷苦满不在乎,原因在于我们少年时代的家乡太穷太苦,因此我们的骨头是穷苦撑起来的。而今天的贵州,除了高楼林立、交通改善外,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深刻变化是我们贵州人已经从“饿”的历史中解放出来。贵州人肚子吃饱了,就可以大有作为了。


记:请问李博士,实现贵州跨越式发展,需要有什么环境和条件?

李:虽然贵州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在稳步推进,但由于改革与开放滞后,软硬环境建设尚存在较大差距,远不适应经济与社会发展“历史性跨越式发展”的需要。因此,实现贵州跨越式发展,需要创造如下环境和条件:

一是制度的创新。即干部队伍、经济政策、体制变革突破性的制度创新。贵州的跨越式发展,需要有强大的制度创新来支撑。社会的发展,有其自身的发展机理。贵州的发展史表明,贵州的发展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能保持现有发展速度的确已经是很大的成就了。但现在的问题是,历史要求贵州不仅要发展,而且要实现跨越式的发展,其难度是特别巨大的。要适应“历史性跨越式发展”的要求,改革创新应该是全方位的、系统的。当前条件下,迫切需要抓好以下三个方面的改革与创新:

首先,干部队伍的建设必须取得突破性成效。我国是典型的政府主导型市场经济体制。越落后的地方,政府的主导作用越重要。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贵州能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关键在政府,进而关键在干部队伍。改革开放以来,贵州省的干部队伍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当前贵州的干部队伍是合格的。但要适应“历史性跨越式发展”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

其次,是通过创新提供优质的投资软硬环境与政府服务。要实现跨越式发展,政府在政府管理水平、政府信用、政府服务方面必须要有强烈的改观。在经济搭台方面,有几种现象必须杜绝:一是以资源为诱饵,让投资者吃尽各种哑巴亏后离开。二是不负责任或者是负不了责任,搞“三拍项目”,即拍脑袋立项,拍胸脯担保,拍屁股走人。三是优惠政策一大堆,但很少兑现,丧失政府信用。四是只顾眼前利益,只考虑项目实施,不顾长期效果等等。

再次,是改革开放的体制创新。越是困难的地方,改革越是要先行。在改革开放之初,沿海发达地区的改革先行一步,促进了其跨越式的发展。实践告诉我们,改革是生产力,而且是最大的生产力。对贵州这样的内陆地区,只有通过在改革与制度创新方面有跨越式的、突破性的进展,加快市场化的进程,不断地弱化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力,才能创造出贵州历史性跨越式发展的成就。在这方面浙江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值得我们借鉴,其改革带动的巨大成就是广东的开放带动所不能比的。

二是市场经济与竞争环境要有实质性的改善。凡是经济发展快的地方,政府的服务就越好,效率也就越高,市场也因此而充满活力。贵州省的市场经济与竞争环境建设还落后。创造一个宽松的市场竞争环境,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必要条件,也是对我们政府的严峻考验。

三是国家关怀,大力争取中央政策支持是实现贵州跨越式发展关键的环节。贵州能否实现跨越式发展,中央的政策支持是首要条件。政治资源决定经济资源的分配,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特征。因此,贵州的跨越式发展必须最大限度地争取中央政策支持。中央对贵州的支持需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中央财政支持。应要求中央财政按照实现贵州跨越式发展的要求,加大转移支付力度。贵州没有力量花更多的财政资金来拉动经济发展,只有依靠中央加大转移支付力度来解决。

第二是特殊政策支持。要给贵州相当的产业设置和资源配置权。在宏观调控方面,要制定针对贵州具体实际的特殊政策。宏观调控本质上是对投资过度的控制,而对贵州,相当大程度上变成了禁止投资。如2004年国家开展了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高耗能产业以及土地的宏观调控,全国或其他一些重点地区是投资过火了。而贵州,投资是刚刚开始。又如贵州发展煤-电-铝一体化的产业是最为经济合理的,但是国家卡死了新上电解铝项目,这个一体化就搞不成。因此,贵州的今天,正处于最需要宽松政策的时代。

第三是请示中央政府帮助协调解决一些贵州与有关的区域经济关系问题。在贵州对外经济协作以及国家全局性公益项目实施过程中,还存在着很多对贵州不公平。这些问题只有通过中央政府积极出面协调解决。例如第一件事是黔电粤送上网销售电价很低的问题。贵州火电送粤的价格很低,每度电才2毛8分钱,而在广东,1度电可卖1块多钱。电价过低导致煤价过低,全面影响贵州的资源型的区域经济效益。第二件事,是贵州的退耕还林中的补偿机制。退耕还林,项目在贵州,但受益者主要是长江、珠江下游。下游应该为上游给予一定的补偿。第三件事,是贵州是烟草大省,是高质量的烤烟生产基地,却不能成为高档卷烟的生产基地。国家的高档香烟生产指标,应适当向贵州倾斜。


记:您认为实现贵州跨越式发展当前最实在最前沿的招数是什么?

李:全面落实九年义务教育,按100%的普及率安排贵州义务教育,把“完全普九”作为贵州落实“历史性跨越”第一个看得到、摸得着、听得见、叫得响、雄得起的第一个实际行动。建议在贵州省“十一五”规划中,将“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95%”等相关内容作一些修改。并在“规划”的落实措施中将“100%的完全普九”,作为重要措施之一,放在突出位置。贵州的贫穷,一个根本性原因是人的素质问题。抓教育,就是抓根本。抓教育,就抓住了民心。建议政府在抓教育方面出猛招,“完全普九”,一把搞定。“完全普九”,说到底就是个财政问题。而且在省里的总盘子中,也不是一个大问题。而社会影响,则是天大的。解决的办法是多种多样的:中央再争取多一点,地方财政再添一点,开展社会资助再加一把,完全可以解决。对贵州的成功人士而言,没有什么比“完全普九”更能使他们慷慨解囊的了。历史的转折,需要有革命性的手段。政府应以“完全普九”,作为实现贵州历史性跨越的“出师表”。“完全普九”,对转折中的贵州,意义之重大,影响之深远,是无与伦比的。

联系我们:13439028853

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8:00

Copyright@2005-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550081

主      办:贵州在京博士联系点  贵州省人民政府上海办事处  贵州省博士协会

协会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德福中心A5栋12楼

京ICP备2021017892号-1

Powered by 京黔互连 ©2008-2022  jqlin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