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14-04-10  李进     23

刘海

图片关键词

姓名:刘海  学历:博士

地域:在京博士  专业:医学


刘海,贵州晴隆人,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美国罗切斯特、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中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刘海博士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为人谦和、桑梓情深,业界称德才兼备的名医!

      附一篇摘自黔西南日报的文章,更生动地介绍刘海博士

剜除人体“定时炸弹”的良师
——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刘海印象

图片关键词

   天坛医院神经外科“藏龙卧虎”,博士、硕士云集,诊治水平国际国内享有盛名。神经外科主任、博士、副教授刘海,被誉为“剜除人体‘定时炸弹’的良师”。他个头不大能量不小,刚过不惑之年,两眼炯炯有神,给人予聪颖睿智之感:特别适宜在显微镜下执手术刀,为患者解除痛苦。

  北京天坛医院的医疗水平、医疗设备在全国颇负盛名,医护人员的医德医风有口皆碑。专家评价,天坛医院的神经外科诊治水平在世界一流,在全国顶级。

  天坛医院的神经外科主任、博士、副教授刘海,被患者誉为“剜除人体‘定时炸弹’的良师”。刘海谦逊地说:“这个称号我可不敢当。因为,每次手术成功都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此言有理,一位伟人曾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过,相信患者对医生的赞誉是中肯的。因为,截至2010年8月,刘海在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做了1000多例手术,没有一例手术失败,没有一个病人因为手术造成不良后果。刘海说,手术成功患者康复,为病人解除痛苦,这是我最高兴的事,也是医生的职责。

  刘海博士的美誉来之不易。

  在北京工作和生活节奏快,怠惰者难以适应。刘海则习以为常,每天清晨六点半离家上班,到医院做完相关准备就查房,查完房就上手术台,手术结束稍事休息又接着组织讨论、部署次日手术事宜。周一到周五都排满手术日程。双休日也不轻松,主要是学习业务知识,了解国际国内医疗卫生科研动态,着手科研课题,还要挤出时间带研究生做实验等。

  刘海介绍:“神经外科小手术一般要3个小时,大手术要二三十个小时。手术时,通常是三个人配合工作,中途不休息,的确辛苦。我做过一台最长的手术用了36个小时。这台手术的对象是个侧脑室巨大肿瘤患者,情况较复杂。我们高度集中精力手术,中途吃点东西补充体能又接着做。

    手术结束,腰酸背痛,脚肿手麻,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喝点水就睡觉。你想啊,手术时双手平抬、悬空,左手拿吸引器,右手执双极电凝器,双眼紧盯,全神贯注,30多个小时下来谁都会身心疲惫。不过,这台手术非常成功。通过回访,患者除有点偏瘫外没有其他异常。因此,苦点累点也值,能为病人解除痛苦是医生最欣慰的事。现在科技进步了,手术时间大大缩短。”

  手术顺利,患者获救,医患双方皆大欢喜。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虽然刘海高度负责、做手术一丝不苟,但有时也会碰上意外。

  10年前,刘海为河北省香河县一个姓张的病人做手术。规范操作,手术顺利,病人一切正常。术后六天,病人突然停止呼吸。大家傻眼了,找不出是何原因。刘海当机立断组织紧急抢救,挽回了这个病人的生命。抢救过程中,其妻觉得丈夫没有生还希望了,情绪激动,堵在门口,不让刘海挪步,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刘海把我丈夫给治死了!”后来,病人“起死回生”。她深感内疚,向刘海道歉“可能我丈夫当时是吃什么噎着了”,还说了许多感恩的话。刘海微笑着说:“不用。你丈夫好了就谢天谢地!”

  2009年夏天,河南省焦作县有个叫贾亦然的三岁半男孩,患髓母细胞瘤,要剜除毒瘤,须做两次手术。短时间内,在三岁孩童身上做两次手术,一是患者痛苦二是费用较大,怎么办?刘海与同事会诊,在遵循科学规律的前提下大胆创新,制订了切合患者实际的手术方案。结果,为贾亦然一次手术切除肿瘤,且非常成功,既为患儿减少了痛苦又节约两万余元。贾亦然康复出院,其父母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致天坛医院,说刘海给了贾亦然第二次生命!

  刘海,个头不大能量不小,刚过不惑之年,两眼炯炯有神,给人予聪颖睿智之感:这双眼睛就是“天赋”,特别适宜在显微镜下执手术刀,为患者解除痛苦。刘海理论联系实际,身体力行,和同事们以良好的医风与精湛的技艺,诠释了人民医生的职业道德。

  刘海以解除患者痛苦为幸事,因此事业心特强。他说,我边工作边做科研课题,并撰写发表论文,这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压力;另一种压力是新老同志公平竞争,能者为师。天坛医院神经外科是藏龙卧虎之地,博士、硕士云集,诊治水平国际国内享有盛名。谁想在这里立足,就不能比别人差,稍有懈怠就可能掉队。

  刘海感慨,医疗工作责任重于泰山。人命关天,诊治过程中不允许再出现半点差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学医要精,精必须有好的平台,有好的平台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要有优质的硬件设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二是要有优秀的老师指点,若光凭自己埋头专研会走许多弯路。这两个条件有机结合,才能造就合格医务工作者,个人成长就会事半功倍。我的恩师王院士85岁高龄,每天都在看科研文章、做笔录,每个病例都有医案,每个细节都付诸白纸黑字,一目了然。透过字里行间,你会见到一个兢兢业业的大师,无声的楷模!难道你能不照他的模式去做吗?与王院士朝夕相处,我体会到越是知识渊博的人越是治学严谨,越是高级医院的医生越是对病人认真负责。因为,到天坛医院求治的患者多是外地人,他们来趟北京不容易,把希望都寄托在医生身上。所以我俯仰之间都在学,学前辈学同事赶先进,面对患者和家属那一双双渴盼的眼睛,我不敢懈怠,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解惑释疑,促进医患双方默契配合。有时,下班回家本有许多话跟妻子说,但因上班讲话过多口干舌燥欲言又止。妻子不解,说“你傻啦?”弄得夫妻啼笑皆非。

  在全国顶级医院与知名人士交谈后,方知刘海也是由普通医务工作者成长起来的。童年,他在晴隆县中医院、晴隆县中学和晴隆县城乡广袤的田野里,留下串串足迹。他1992年在遵义医学院毕业后到黔西南州医院工作,1996考研到北京医科大学神经外科深造,主攻神经外科疾病,毕业后就职北京天坛医院,至今仍对晴隆、对黔西南怀有深厚感情。2002年又去北京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师从王忠诚院士。经过“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反复历练,刘海在一定的医学平台上和特定的学科内,算得上炉火纯青了。但,刘海不满足已取得的成就。读了28年书,他体会到知识殿堂浩如烟海,尤其是神经外科、包括颅脑和脊椎病变的研究,学无止境,要像白求恩大夫那样精益求精,决心在解除肿瘤和脊椎、颅脑外伤等患者痛苦的基础上,向更高的目标奋进。目前,刘海从事的部级科研课题是脊髓损伤修复,其中有个支架技术涉及中国科学院的专利和生物医学工程科学,是目前较前沿的学科。这项技术有待完成实验后报批。

  恶性肿瘤,就像潜在的“定时炸弹”,会无情地夺去人的生命。让恶性肿瘤患者彻底康复,尚是世界难题。我们希望,肿瘤患者少一点,刘海这样的医生多一些。

  步出北京天坛医院时,记者想:我们有理由为“剜除人体‘定时炸弹’的良师”刘海骄傲,为黔西南骄傲!


标签: 医学 博士
联系我们:13439028853

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8:00

Copyright@2005-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550081

主      办:贵州在京博士联系点  贵州省人民政府上海办事处  贵州省博士协会

协会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德福中心A5栋12楼

京ICP备2021017892号-1

Powered by 京黔互连 ©2008-2022  jqlin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