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2006-09-15  李进     3

艾晓杰博士:家禽药物添加剂危害及对策

家禽药物添加剂危害及对策


艾晓杰


(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动物科学系,上海201101)



摘 要:家禽生产的安全性问题很大程度上与药物的使用有关。本文综述了家禽生产中常用抗生素、化学性药物添加剂及其危害,并提出了在生产使用中避免危害的的对策。


关键词:家禽;药物;危害;对策



Harm of pharmaceutical additives and control measures in poultry production


Ai Xiaojie


(Animal Science Department, School of Agriculture and Biology,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Shanghai  201101)



Abstract: It has a great relativity between security and pharmaceuticals used in poultry production. This paper summarized the antibiotics, chemical pharmaceutical additives and their harms used in poultry production,also put forward the control measures for the deactivate and avoid ways in practices.


Keywords: poultry;pharmaceuticals;harm;control measures



    以规模化、集约化、高密度和配合饲料的应用为特点现代化养禽业,运用多种生物调节技术,借添加化学药品及生物制剂影响和调节家禽的生长代谢,提高生产率,以获得最佳的经济效益。饲料的质量优劣和安全与否将影响到动物机体对它的消化和转换,是决定着肉蛋产品是否符合安全卫生标准和家禽养殖经济效益的关键环节。


    通常将添加或以其他的方式存在于饲料中的可以对家禽的正常生长代谢影响,经消费后对机体具有毒性作用的物质称为毒物或药物残留。随着医学及其相关科学的发展,人们已经认识到饲料中不适当的添加剂、超量和滥用兽药,可通过食物链的途径给消费者的健康构成威胁,如抗生素耐药性的产生、菌群失调、重复感染、三致(致病、致畸和致突变)作用,儿童的性早熟等都可能与禽产品的有害残留相关。在加入WTO后,作为世界第一养禽和禽产品的出口大国,残留超标已成为影响禽产品质量的首要问题。在近年的国际贸易中,鸡肉中氯羟吡啶含量的超标、蜂蜜中杀虫剂残留的检出和供港猪“瘦肉精”(盐酸克伦特罗)的发现,以及全国多起因食用“瘦肉精”残留的猪肉导致重大食物中毒等一系列的事件中,均与药物的残留相关。这不仅影响我国的声誉,使家禽养殖及出口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危害了消费者的健康。家禽饲料中可以导致在肉蛋产品中残留的因素来自于饲料中所含的及加工生产过程中所添加的成份,其受到环境、水源、气候、加工和贮藏、运输以及药物使用等方面的影响。饲料中既有生长环境某些有害物质的过高存留,也有用药、人工添加所致的药物和毒物残留成份。




1 抗生素类


1.1 马杜霉素


    属聚醚类抗生素型抗球虫药,多用其铵盐。其可与球虫体外的钠、钾离子相结合,而使离子进入体内,导致虫体内外离子交换平衡失调,而最终受到抑制和死亡。以马杜霉素为主要成分生产的“加福”、“杜球”、“球杀死”等均具有高效、无残留和不易产生耐药性的特点,但其有效剂量安全范围较窄,与中毒量较接近,因此在混饲时浓度不要超过5mg/kg饲料,休药期为7天[1,2]


1.2 莫能菌素


    是一种广谱、高效、低毒的聚醚类抗生素,至今未发现耐药现象。对6种主要的鸡球虫(毒害、柔嫩、巨型、变位、波氏和堆型艾美耳球虫)均有效。一般以90—110mg/kg的比例拌料,5~7天为一疗程。莫能菌素适用于肉鸡和育成鸡,在鸡的产蛋期禁用,肉用鸡宰前须停药7天[2,3]


1.3 盐霉素


    盐霉素是一元羧酸聚醚系抗菌素,通常为钠盐。其抗球虫效果卓越、安全性高,连续使用无耐药性球虫出现,使用时以50—70 mg/kg剂量拌料,产蛋鸡禁用。肉禽的宰前停药期为7天[2,3]


1.4 金霉素


    用于防治鸡白痢、霍乱、传染性鼻炎等病。为四环素类广谱抗菌素,能影响细菌蛋白质合成,高浓度还具有杀菌作用。其副作用大,不仅对刺激消化道、损坏肝脏,还能结合血浆中的钙离子,形成难溶的钙盐排出体外,干扰机体正常钙代谢,阻碍了蛋壳的形成,致产蛋率下降。肉禽的使用剂量20~50mg/kg饲料,需有30天的休药期[2,3]



2 呋喃类


    主要为呋喃唑酮,即痢特灵,用于防治鸡白痢、球虫病和副伤寒等的一种广谱抗菌药。毒性较小,但是连续使用或剂量过大可导致中毒。中毒时发生消化道出血,肺水肿和淤血,肝脾充血肿大及神经症状,一般在中毒后30min即出现倒地、抽搐而死,有的可延至10多小时。预防量为0.01%~0.02%,治疗量为0.03%~0.04%。连续使用以3~5天为宜,以避免发生毒性和残留。因痢特灵抑制产蛋和在肉中存留,所以不宜用于产蛋鸡和肉鸡[4,5]



3 磺胺类


    磺胺类药广泛用于防治鸡白痢、球虫病、盲肠炎、肝炎和其它细菌性疾病,具有广谱和稳定的特点。常用的有磺胺嘧啶、磺胺噻唑、磺胺氯吡嗪、长效磺胺、磺胺咪等。当用量过大或使用方法不当,极易产生中毒。急性中毒鸡表现精神沉郁,饮欲增加,可视粘膜黄染,缩头卧地。慢性中毒时表现皮肤、肌肉和内脏器官出血,贫血;因与碳酸酐酶结合,使碳酸盐的形成和分泌减少,致蛋鸡产软壳和薄壳蛋,产蛋量下降;肝、脾、肾肿大,输尿管内有尿酸盐沉积。磺胺及其含有磺胺类成分的鸡宝20、泰灭净等均不应用于产蛋鸡。为了安全,一般使用3~5天,以免发生毒性和残留[4]



4 双胍类


    氯苯胍为其代表,是用来治疗雏鸡的球虫病与住白细胞虫病的广谱、低毒药。剂量过大时也造成中毒,主要导致肠粘膜弥慢性充血出血,盲肠局部充血,肝、脾淤血肿胀,肾肿大。一般预防量30mg/kg饲料,治疗量60mg/kg饲料。氯苯胍因抑制产蛋的作用和在肉蛋中残留,而禁用于产蛋鸡[3,6]。肉鸡需有5天的休药期。



5 喹啉类


    常见的有喹乙醇(快育灵、速育灵)中毒,喹乙醇对鸡霍乱具特效抗菌作用和促生长作用,能显著提高鸡的饲料消化和吸收能力。喹乙醇易吸收,但排泄慢,超量连续使用易中毒。急性中毒时,消化道尤其是肌胃角质层下充血、出血,腺胃、肠道粘膜表面糜烂呈糊状,内脏器官充血肿大。慢性中毒时,有的鸡法氏囊肿大,蛋鸡产蛋量下降[4,6]


作促生长添加剂时,肉用仔鸡常用添加量为10~25mg/kg,连续饲喂不宜超过20天,需有28-35天的宰前休药期,因残留而禁用于产蛋鸡。预防用药时,鸡、鸭每次5mg/kg体重内服,每日1次[3]



6 其他


  6.1 克球粉


    即二氯二甲基吡啶(氯羟吡啶)。用来预防和杀灭家禽的球虫,对柔嫩艾美尔球虫作用强于堆型艾美尔球虫和布氏艾美尔球虫作用。主要影响球虫电子转运,作用于球虫第一世代无性繁殖初期的子孢子,其抑制作用超过杀灭作用,使子孢子在上皮细胞或巨噬细胞内不能发育。饲料中添加125mg/kg克球粉不仅能有效地预防混合孢子化卵囊的大剂量攻击,而且有明显的增重效果。中毒主要表现为翅下垂头颈弯向一侧,严重者痉挛,运动失调,由于抑制产蛋和在肉蛋中残留,危害人体健康,目前已属禁用兽药。


  6.2 洛克沙砷


    为3-硝基-4-羟基苯砷酸,属于有机砷制剂,用于抗菌和抗寄生虫和促进生长和色素的沉着,改善皮肤及羽毛颜色。过量时砷可以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失调、使脑病和视神经萎缩的发病率升高。由于该制剂可以随粪便排出而污染环境,进而对人产生直接或间接的毒性和不良影响,同时增加细菌的耐药性。在饲料中的添加量应低于2mg/kg,且至少有5天的宰前休药期[7,8]


  6.3 阿散酸


    阿散酸(对氨基苯砷酸及钠盐)可抑制肠道有害微生物的生长、繁殖,防治鸡白痢及球虫病发生。还可改变肠道细胞代谢,加快营养物质吸收,促进机体同化作用,加速骨骼生长和蛋白质合成,使骨髓造血机能活跃,促使红细胞和血色素增生。使用时按100mg/kg添加于饲料中[7]



7减免饲料有害残留的对策和措施


  7.1 控制原料来源[9]


    选择饲料原料生产地的环境(土壤、水源及大气)的质量,以确保不被工矿的“三废”所污染和含有较高对动物生长有害的元素和成分。生产中不使用高毒性(含汞、砷等)、有机菊酯、高残留的有机磷和有机氯农药。采取正确收获、干燥和贮藏谷物方法,分离有害或受真菌感染的谷粒或种子,消除贮藏中毒素产生的有利条件。不使用霉变和受到污染的不合格原料。


  7.2 饲料生产的管理[3,10~14]


    ① 加强对药物及添加剂厂家的监督和管理。


    ② 严格控制饲料中促生长和保健药物的添加,严禁在肉禽饲料中添加激素(已烯雌酚及衍生物、苯丙酸诺龙、甲基睾丸酮、17β-雌二醇、孕激素等及促性腺激素)、氨基甲酸酯类(甲萘威)、β-受体激动剂(盐酸克伦特罗、沙西胺醇、喜马特罗、特布他林、拉克多巴胺)等禁止使用的药品,不添加人工合成的着色剂。


    ③ 严格生产过程药物添加管理:专人负责,详细记录;保持称量装置的准确,严格控制剂量;药物添加剂要先经过稀释预混合,拌料均匀;防止添加药物与未添加药物饲料的混淆,注意清理生产系统内的残留物,避免生产中物料的交叉污染。


    ④开发应用无毒、无污染和无残留的新型饲料添加剂,如微生态制剂(益生素等)、酶制剂、寡聚糖类、活性肽、中草药制剂和天然植物提取物(大蒜素、牛至油和糖萜素)等。


7.3 治疗和预防用药的控制[12,13]


    ① 加强兽药管理,杜绝使用违禁和淘汰的药品。将兽医用药分为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严格控制处方药的使用和监测。


    ② 合理科学用药,做到适时、适量和适当用药,防止重复和终生用药,采用正确的部位和途径给药,严格相应的用药限制及遵守宰前的休药期、在产蛋期所禁用的药物,防止药物残留。


    ③ 对症用药,严格遵照药物的剂量、间隔时间与疗程、配伍禁忌,避免超剂量和单一用药,抗菌素及其他药物的添加应严格按照标准进行,选用畜禽的专用抗生素(盐霉素、莫能菌素和拉沙里菌素),避免对人致病菌产生抗性。肉禽中禁用硝基咪唑、呋喃唑酮、甲硝唑、洛硝达唑、氯霉素、泰乐菌素、杆菌肽等抗菌素。杜绝宰前运输过程中,大量使用苯二氮卓类(如安定和利眠宁等)、酚噻嗪类(如氯丙嗪)来避免应激而导致残留。不使用高毒和高残留的有机磷(六六六、DDT、多氯联苯等)和有机氯(二嗪农、皮蝇磷、毒死蜱、敌敌畏、敌百虫)农药作为杀虫剂。

    ④ 完善法律规范,建立完善的药物残留检测监控体系,对药残超标者严格执法。


  7.4 消费过程[9,10,12]


    严格加强饲料原料的采购和管理,产品和原料、半成品分开存放,防止相混。


杜绝使用受到化学及药品污染的饲料。对加入药物饲料添加剂的饲料产品,在饲料标签上要标明药物的法定名称、饲料中药物的标准含量、配伍禁忌、停药期及其他注意事项。


    总之,残留于饲料中的有害物质,涉及到家禽产品的安全,是关系消费者健康的敏感的问题。我们应该从原料、储藏、加工和使用等各个环节上着手,加强管理和监控,规范家禽的生产和加工各个环节,避免有害残留,提高质量和效益,使家禽业得到高效健康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李建鹏. 肉仔鸡马杜霉素中毒的诊治[J]. 养禽与禽病防治. 2002, (8):10.


[2] 广东饲料编辑部. 国家公布出口肉禽《禁用药物名录》和《允许使用药物名录》[J]. 广东饲料. 2003, 11(3): 6.


[3] 张秀美. 畜禽疫病防治与药物残留[J]. 山东家禽. 1998, 6:33-36.


[4] 李连任. 鸡的常见中毒病及其防治[J]. 山东家禽. 2002, (7):39-40.


[5] 杨剑平, 王昆, 杨焕龙. 肉用种鸭痢特灵中毒的诊治[J]. 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1, 21(4):279.


[6] 黄缨鸡. 常见中毒性疾病的特征与防制[J]. 动物科学与动物医学. 2002, 19(3):47-48.


[7] 郭效中, 刘天余. 有机砷制剂对畜禽营养作用的研究进展[J]. 饲料研究. 2000, 1:15~17, 10.


[8] 李银生, 曾振灵, 陈杖榴, 等. 洛克沙砷的作用、毒性及环境行为[J].上海畜牧兽医通讯. 2003, 1:10-12.


[9] 夏季. 控制畜产品药物残留应把握的环节[J]. 养殖天地. 2002, (7):35-36


[10] 李增光. 如何避免肉鸡的药物残留[J]. 山东家禽. 1997, 1: 26-27.


[11] 刘莲芝, 路伟, 王劲松. 动物性食品的化学污染、药物残留及其对策[J]. 河南畜牧兽医. 2001, 22(1): 37.


[12] 齐志强, 栗守孝. 如何降低禽产品的药物残留量[J]. 禽业科技. 1998, 14(3):10-11.


[13] 邱水平. 动物性食品药物残留[J]. 江西畜牧兽医杂志. 2000, (5):37-39.


[14] 魏建春. 动物性食品的药物残留与控制[J]. 河南农业科学. 2002, (10):41-42.


标签: 艾晓杰博士
联系我们:13439028853

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8:00

Copyright@2005-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550081

主      办:贵州在京博士联系点  贵州省人民政府上海办事处  贵州省博士协会

协会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德福中心A5栋12楼

京ICP备2021017892号-1

Powered by 京黔互连 ©2008-2022  jqlink.cn